Loading

毛泽东诗词中“不许放屁”的土豆烧牛肉竟然是匈牙利的名菜 2638 0

经历过文化大革命的一代,都知道毛泽东的一首诗词中有“不许放屁”的粗话。

 

1965年秋天,毛泽东写了一首《念奴娇鸟儿问答》。但这首词没有公开发表,直到整整十年后的1976年元旦,才和他的另外一首词《水调歌头• 重上井冈山》一起,发表在人民日报上。


鲲鹏展翅,九万里,翻动扶摇羊角。
背负青天朝下看,
都是人间城郭。
炮火连天,弹痕遍地,
吓倒蓬间雀。
怎么得了,哎呀我要飞跃。

借问君去何方,
雀儿答道:
有仙山琼阁。不见前年秋月朗,
订了三家条约。
还有吃的,土豆烧熟了,再加牛肉
不须放屁
试看天地翻覆。

从毛泽东的原词看来,他是用一种诙谐的、口语化的笔法,是对苏联赫鲁晓夫进行尖刻的嘲讽。为什么要用如此粗口来骂赫鲁晓夫呢?


2006年第4期的《党史纵横》刊登了原外交部副部长王殊的一篇回忆文章,说到“土豆烧牛肉共产主义”的由来,让今人恍然大悟。


“在上世纪60年代的中苏思想论战中,经常在报刊上看到中国批评苏共的土豆烧牛肉共产主义,我同许多人一样,在很长时间内弄不清是怎么一回事。直到很多年以后,我被派往奥地利任大使,并且访问了匈牙利才完全弄清楚……当时苏共总书记赫鲁晓夫访问匈牙利,在一次群众集会上的讲话中说:到了共产主义匈牙利就经常可以吃古拉希了。古拉希是匈牙利饭菜中一道颇具代表性的家常名菜。即把牛肉和土豆加上红辣椒和其他调料在小陶罐子炖得烂烂的,汁水浓浓的,很好吃……赫鲁晓夫这句话只是取悦匈牙利人的玩笑之词,并不是说共产主义的标准就是大家都能够吃上土豆烧牛肉。” 

 

那么一点也不可乐的名菜古拉希,到了我们这边怎么就变成了一个太可乐的“共产主义就是土豆烧牛肉”呢?没有什么严重的原由,仅仅是一个翻译的技术问题。王殊在文中说“新华社《参考消息》编辑部的翻译们在翻译赫鲁晓夫这个讲话时,被古拉希这个词难住了。如果直译为古拉希,中国读者不知是何物,而在后面加上括号注解又嫌太长。有几个记者吃过这道菜,说不过是土豆烧牛肉罢了。《参考消息》每天出版很紧迫,后来几个编辑商量决定译为土豆烧牛肉。现在看来,这个译法不太确切,没有表达这道菜在匈牙利饭菜中的代表性和广泛性。因而后来引起了不少的误解。如果当时直译为古拉希,再加上括弧注解,可能会好一些。”

 
事情就那么简单!仅仅只是出报时间紧迫的情况下编辑们一个不甚妥当的翻译问题!而人家赫鲁晓夫说那样的话,大抵只是玩而笑之、幽默一把,这与颇有点马马虎虎、大大咧咧、嘻嘻哈哈的马大哈式风格的赫鲁晓夫很契合。

 

土豆烧牛肉是中苏论战时,我党批评赫鲁晓夫经常提到的一个词汇。赫鲁晓夫说,共产主义就是一盘非常好吃的土豆烧牛肉。毛泽东用此典故,旨在揭露鲁晓夫篡改马克思列宁主义、歪曲共产主义。其实,赫鲁晓夫不是这个意思。

毛泽东在写这首词的时候,赫鲁晓夫已经下台一年了。但毛泽东仍旧对他穷追猛打,不肯放过。在穷追猛打之中,他以往那令人惊叹的诗情和才情也随之销蚀了,只剩下尖刻和怒骂。1989年邓小平在会见戈尔巴乔夫时说,当时我们双方都说了很多废话。这是一个十分睿智的结论,它把过去的一切都化解了。但毛泽东这首词,却永远留下了。

 

这一道普通的家常菜,引来的是是非非还远不止这些。1958年中国搞“总路线、大跃进、人民公社”,塔斯社记者将这种情况向赫鲁晓夫作了汇报,或许是赫鲁晓夫对土豆烧牛肉情有独钟,就说了一句风凉话:中国的共产主义原来是大锅清水汤,苏联要搞共产主义,起码是土豆烧牛肉

 

赫鲁晓夫说的这匈牙利的国菜叫gulyás(英文Goulash)是匈牙利最家喻户晓的菜肴。分汤菜和稠汁炖菜两种。说起Goulash的起源,还要从它的名字讲起。Gulyas有“牧牛人”的意思,匈牙利人中96.6%是马扎尔族,先祖过着游牧生活,他们用柴火架大铁锅烧肉炖汤。据说牧牛人在外放牧,夜间无法回家,热乎乎的肉汤下肚,瞬间赶走饥饿和寒冷。而随后土耳其人又带来了红辣椒、番茄、土豆。特别是红辣椒在匈牙利迅速流行起来,我们制成了一种叫做Paprika的红辣椒粉,加在汤中,颜色鲜亮诱人,但却不会感觉辛辣。

 
传统的Goulash用大铁锅熬制,选材自匈牙利特产的灰牛,去皮的牛后肘子或者去皮牛臀肉,加入洋葱、土豆、胡萝卜、西红柿等,将汤熬制成浓汁,最后点缀红辣椒粉,汤汁口感浓稠、鲜香。由于它的口味与中国的土豆炖牛肉口感相同,因此这道菜受到了广大中国游客的热爱。

我有话说

* 不能为空

热门餐馆

更多 》
手机版 电脑版